当前位置 主页 > 案例剖析 >

疯蜜app专注有钱的少妇 创始人ceo张桓

2015-07-23 18:35来源:网络媒体

在中国成千上万的社群中,有一家均由年轻女性组成,它的名字叫疯蜜。从2014年11月成立至今,疯蜜的付费会员只有2000人。为什么这么少?看看入会条件吧:一线城市,资产千万以上;二三线城市,资产300万以上。不仅如此,会员还需要具有高颜值,并且喜欢享受生活。

看到这里,你肯定已经明白,疯蜜就是聚集了一群有钱、任性的美少妇。但你肯定想不到,疯蜜的创始人是个男人,而且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。

这个男人,究竟是怎样笼络住这2000名美少妇,又能在女人堆里游刃有余的?

1

(疯蜜杭州成员自组织的旗袍趴,所有环节都由她们自己设定。)

躺在美容床下的男人

张桓,1979年生,山东人,身材瘦小,天生与“帅哥”二字无缘。他直到大学毕业都没谈过恋爱,脑子里似乎也缺这根弦,但女人缘却出奇地好。

在哈工大上学的时候,他“没心没肺”地成了女同学们的暖男、闺蜜。毕业后,他回到老家青岛,进入一家家电公司上班。因为年轻聪明、领导赏识,许多女孩子对他心生爱慕。“有个漂亮女孩每次下班都等着和我一起回家,我还问她怎么回事,女孩只能腼腆地说她怕黑。”回首往事,张桓傻傻一笑。

打工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。在家电公司工作时,张桓第一次接触了营销,一下子意识到这就是“真爱”。于是,他辞掉工作开始给一些品牌做营销顾问,没多久就被猎头挖去了一家汽车公司。

24岁,当同学的事业还刚刚起步,张桓的年薪就已经接近百万。靠着胆大心细和营销天赋,张桓逐渐在广告营销领域找到了自己的方法论。

2006年,张桓成立了自己的营销公司,取名“尚道”。他决定不切分行业,转而切分人群,专注于“女性营销”领域,此后迅速打开了局面。

在给美容产品“蝶恋花”做品牌顾问的时候,为了更真实地了解用户需求,张桓给了一家美容院老板几百块钱,卧底两天——趴在美容床下偷听美容者们的对话。

两天的辛苦没有白费,他搞懂了,女性怕老是一个刚需。他给“蝶恋花”想了一句广告语:肌肤一老化,美容还有什么用?然后招商。结果,“蝶恋花”一年就做到了3000万。张桓获得回报的条件是:销售额超出3000万元以上的部分,按8个点提成。连续三年,张桓每年都能拿到上百万。

2

(张桓与疯蜜成员们在一起。)

从狂妄自负到重新出发

此后,尚道的客户疯狂增长,张桓的议价能力也越来越高。2010年,他一下子拿到了10个480万的单子,喊出了“得女人者得天下”的口号。

创始人ceo张桓没想到如此快速地成功,也没意识到危机潜伏在左右。“那时候,我已经飘飘然了,而且最大的失误是不重视员工,觉得缺了谁都能行”,张桓回忆说。不久,尚道就走了三员大将,业务和团队迅速滑到谷底。

整个2013、2014年,张桓一直在思考如何转型。在一次聚会上,他遇到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、创业家董事长牛文文,以及丰厚资本杨守彬。他们给了张桓很大的启发和鼓励。

“那天,我们喝了很多酒,徐小平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创业呢,我说我做了一个营销公司啊。”

“营销公司只能算是生意而不是事业,你不想再做一番事业吗?”徐小平说。

“你要创业我们现在就投资你,你说你的估值是多少吧?”大家都动员张桓。